“知心挚友”郝丹:想做个“幸福摆渡人”疗愈心灵

2020-06-30 07:00 来源: 长江网
调整字体

  长江网讯(记者李冀)“如果我真的存在,也是因为你需要我。”6月那个云朵最美的午后,郝丹在江汉路口的一家咖啡店等人的间隙翻看着克莱儿·麦克福尔的《摆渡人》。

  郝丹被粉丝们称为“知心挚友”。记者史伟 摄

  庚子鼠年春节,武汉音乐广播主持人郝丹迎来了自己第三个本命年,手腕的红绳并没能为他挡住“灾”。1月25日郝丹疑似感染新冠肺炎,在辗转24小时后,被湖北省荣军医院收治。2月10日郝丹治愈出院回家,居家隔离了14天,直到2月24日期满。

  每人每天输液六七瓶,他负责按呼叫器

  “咳嗽、发烧、厌食,上气不接下气……”入院后,郝丹经历的和其他患者都差不多。1月30日下午2点,郝丹退烧了。那一刻,他觉得整个人从滚烫的沼泽泥浆中浮出来,可以透气了。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他甚至一度想给妻子发个信息交代点什么事,是医护人员的镇定和坚持不懈的救治给了他勇气。

  入院前,郝丹一直在做《第一喜事》节目,擅长捕捉听众情绪做心理疏导,被称为“幸福导师”。病房里,郝丹敏锐地察觉到自身和病友们的心理变化,于是他拉着另外三位病友建了一个群,群名叫“必胜小分队”。在群里,郝丹除了分享疫情相关的好消息,还会转笑话和段子逗大家开心。

  郝丹居家近照。

  郝丹还主动承担起病房里的重任:按呼叫器。在发热阶段,每个病友每天大概要打六七瓶吊针,而病房里呼叫器数量有限,需要有人及时按呼叫器提醒护士换输液瓶。郝丹几乎每隔十几分钟就要起身按一次呼叫器,让病情更重的病友得到更多休息。

  住院期间的很多事情,让郝丹感受到别人的善意。郝丹说,他刚入院那天没有订饭,护士们把自己的饭让给他们这些新来的病人,自己都吃泡面,他们当时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。

  “我还活着,我还能再多做点什么?为别人!”住院期间,郝丹和病友、医护人员,彼此鼓励又彼此感动着,就想着只要活着,就应该再为别人多做点什么。

  把真相都告诉大家,谣言自然就消亡了

  “病房里,我真实感受到身边人与人的友好,但网络上,似乎没有那么友好,我们就想把病房里的真实情况告诉更多人。”入院后看到网络流言,郝丹80后特有的“一腔热血一时间义愤填膺”,把自己患新冠肺炎的真实经历曝在了网上。

  出院第二天,郝丹就在直播平台上做了第一场直播,和网友聊了一个多小时。有网友留言:“我是从事客服工作的,复工后真的挺害怕,昨天看了您的直播不那么害怕了。”还有网友说:“你这句武汉挺好,让很多同胞放心很多。”

  郝丹在单位旁边的西北湖绿化广场。

  很快,很多网友开始“催更”。隔离期的郝丹,在体力允许的情况下,也尽量保持每天开直播跟网友聊天,以“一个过来人”的感受,安抚网友焦躁的情绪。“你把真相告诉网友,他们自然就会释怀,情绪也会得到缓解。”郝丹说,最好的疗愈就是实事求是,把真相的细节都告诉大家,真的信息来了,假的自然就消亡了。

  “虽然个人受制于时间或能力,但能帮一个是一个,医护人员治好了我的肺炎,又刚好有人愿意看我直播、听我说话,那我就应该为抚平心理的创伤尽一份力。”郝丹在直播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,用电台主持人特有的让人沉醉的声音抚慰着焦躁的心灵。

 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郝丹总能感受到人情的温暖。一位12年没有联系的同学,得知郝丹生病,给他寄来了口罩;广东的朋友得知郝丹买不到维生素片,就立即快递给他;还有人看到郝丹的直播,主动为荣军医院捐献了医用口罩和防护服。

  “幸福摆渡人”疗愈心灵,歧视终将消除

  “病毒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恐惧、误解和谣言。”郝丹说,康复出院后的第19天,小区业主得知他是康复者瞬间就“炸锅了”。他没想到歧视远猛于病毒,虽然此时官方信息早已铺天盖地,但很多人的认知显然很不足。

  那几天,裹挟郝丹的最主要的情绪不是生气和委屈,而是不解。“做对的事情,坚持做下去,误解是一时的,理解终将到来。”郝丹失眠两夜后想通了,邻居们表现出的误解根本上还是焦虑与恐慌,遇到危险时启动了心理应激机制,所以他要做的不是为自己解释,而是要努力让一颗颗受伤的心逐步康复。

  “心理干预要一直做下去,毕竟健康的心理是社会文明与进步的基础。”郝丹加入了心理干预志愿者团队,又报了一些心理学课程,想通过系统学习,为更多人的心理健康贡献力量。

  郝丹小红书直播账号首页。郝丹提供

  在直播平台上“郝哥”的名头很响,从2月中旬开直播到现在,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数十场直播数万条留言。郝丹说,针对新冠肺炎相关的心理干预,最重要的就是让更多人了解真相、相信科学,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愚昧,进而歧视才会减退。

  “看你的直播,听你说的,还有你给我回复的信息,我觉得踏实了,要好好地活下去,谢谢你。”只要时间允许,郝丹回复粉丝留言,就像刚工作的时候,给听众回信那样认真。不同的是,他从留言中捕捉粉丝情绪,在回复中逐步疗愈。他成了粉丝们的“阳光大男孩”“邻家暖男哥”“知心挚友”,虽然素未谋面但热爱生活的心灵相通。郝丹觉得,肺炎的治愈周期相对于心理创伤的抚平要短暂得多,大家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
  进入6月,武汉晴空万里白云朵朵的日子多了起来,虽然都还戴着口罩,但紧张焦虑的情绪已一扫而空。阳光下喝着咖啡畅谈,江汉路商圈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,那个肃杀的寒冬似乎已经渐行渐远。郝丹乐于跟朋友“聊聊天”,8小时之外的时间,很多时候,就像现在这样,在蓝天白云下的武汉街头聆听、开导……以萤烛之亮给心灵一束光,做个“幸福摆渡人”。

  【编辑:邓腊秀】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文化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青春

送彩金棋牌平台大全 网上现金赌博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论坛跳槽送彩金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足彩送彩金 博彩送彩金全讯网 论坛跳槽送彩金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